比尔避税案:利用合伙企业,输入不良资产损失

2021-10-22 09:02

美国有一个富豪叫丹尼尔.安德鲁.比尔(Daniel Andrew Beal),1952年生人,银行家、商人、投资人、业余数学家,个人财富70亿美元。脑子聪明,嗜好玩扑克,创造了世界上赌注最大一把扑克牌局。比尔是比尔财务公司(Beal Financial Corporation)及其全资子公司比尔银行(Beal Bank)的创建者和唯一所有者。比尔和上任总统川普是好哥们。
比尔是专门倒卖不良资产的倒爷,这门生意给他带来了巨额财富。比尔起初做境内不良资产业务,但随着境内不良资产风险估价日益透明,境内不良资产业务利润越来越薄,比尔将商业目光投向海外市场。
有个注册会计师叫蒙哥马利,一直帮比尔寻找境外存在获利空间的不良资产。2011年左右,蒙哥马利注意到中国四大国有银行把不良贷款转入新设立的四个新设立的资产管理公司,经过一番调研,他向比尔推荐了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贷款。比尔很重视蒙哥马利的的交易建议,因为这个会计师已经帮助他在南美不良资产交易中赚到暴利。
在蒙哥马利的搓合下,比尔和信达公司达成了合作安排。按照这个合作安排,信达公司在美国设立东门有限责任公司,出资财产是信达公司持有的不良贷款,面值和计税基础大约是11亿美元,公允价值是0.19亿美元。
东门公司设立不久,蒙哥马利和东门公司共同设立南门有限责任公司,东门公司出资财产还是信达公司注入到东门公司的不良贷款,蒙哥马利只是象征性地出资,持有南门公司1%权益。
南门公司设立后,比尔设立战槌有限责任公司,比尔是战槌公司的唯一股东。战槌公司从东门公司手中买下其持有的绝大部分南门公司权益,比尔支付的对价是0.19亿美元。
为了能够利用南门公司不良贷款处置损失,比尔又往战槌公司注入计税基础为1.8亿的政府国民抵押贷款协会(GNMS)证券,然后将持有的战槌公司权益注入到南门公司。经过此番操作,比尔持有南门公司权益的计税基础增加到2亿美元,其中0.19亿是比尔购买南门公司权益支付的对价,0.1亿是比尔对南门公司的增资,主要用于支付南门公司运营费用,1.8亿是比尔以战槌公司权益向南门公司进行的增资。
2002年,比尔自南门公司划分的损失份额是2.6亿,比尔在其2002年个人所得税申报表中主张的损失扣除金额是2亿美元。
联邦税务局质疑上述交易是恶性避税,认为南门公司是虚假的存在,不同意比尔损失扣除主张,双方争诉到地区法院,比尔初审败诉,又诉至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比尔还是败诉。
初审法院认为南门公司是虚假的,税务处理时否定这南门公司的存在,将战槌公司购买南门公司权益的交易看作是战槌公司直接自信达公司名下购买不良贷款,对比尔2002年2亿损失扣除主张不矛支持。但对于这一避税行为,初审法院没有对比尔进行处罚。对于初审法院上述裁决,上诉法院审理后,予以支持。
理解本案判决,有必要了解以下税法知识:
一是有限责任公司预设办税身份是合伙企业,案例中东门公司、南门公司都是合伙企业报税身份。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报税时假设有限责任公司不存在,战槌公司经营成果并入比尔个人纳税申报表。
二是以潜在收益或潜在损失财产向合伙企业出资,适用递延确认处理。案例中信达公司以潜在损失近9个亿的不良贷款向东门公司出资,适用递延确认处理,东门公司以上述财产向南门公司出资,同样适用递延确认规则。
三是合伙企业向合伙人划分损失,合伙人可以利用划分回来的损失份额扣减所得,但要受到四重限制。其中第一个限制就是超过合伙人外部计税基础的损失份额,不允许合伙人作扣除处理。比尔通过向南门公司注入战槌公司权益,实际上是向南门公司转入了计税基础为1.8亿的GNMS证券,这一交易就是为了提高比尔持有南门公司权益的计税基础,以便增加南门公司损失划分份额在比尔个人所得税计算中的扣除金额。

预约招商顾问

免费咨询

河东区招商引资

  • 注册有限公司

    注册有限公司
    立即咨询

  • 注册合伙企业

    注册合伙企业
    立即咨询

  • 注册个人独资企业

    注册个人独资企业
    立即咨询

  • 注册其他公司

    注册其他公司
    立即咨询

关闭

提交成功

税务客服会在1-2小时内联系您,
请您保持电话畅通!

电话咨询

400-166-3656

电话
获取税收优惠汇编

400-166-3656

免费咨询
关闭